• <mark id="zrxeq"><tt id="zrxeq"></tt></mark>
  • <menuitem id="zrxeq"><tt id="zrxeq"></tt></menuitem>
    <th id="zrxeq"><table id="zrxeq"></table></th>
      <small id="zrxeq"><dfn id="zrxeq"><input id="zrxeq"></input></dfn></small>
    1. <small id="zrxeq"></small>

      Science:圍欄阻礙全球生物多樣性目標的實現

      發布日期:2021-10-18 來源: 字體:[ ]

        圍欄影響了生態過程、景觀格局和生物多樣性。圍欄功能屬性多樣化,一些圍欄的建設用于禁牧和退化草地恢復,例如澳洲的“野狗圍欄”和我國的退牧還草工程;還有一些圍欄可作為國境邊界線,防止難民遷移進入和疾病擴散。盡管圍欄能夠有效保護瀕危物種,利于生態脆弱地區保護,服務于政策導向,但是圍欄也可能導致生境進一步破碎化,阻隔動物遷徙和基因交流,成為傷害野生動物的無形陷阱。 

        圍欄阻隔和破壞動物的遷徙路線,例如,在南非,圍欄嚴重威脅遷徙類動物(有蹄類動物、角馬等)的數量。生境破碎化在氣候變化背景下的放大,會加劇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功能和服務惡化。在博茨瓦納,圍欄阻止大象自由活動,甚至導致大象被迫飲用富含藍藻毒素的池塘水后大量死亡,這主要源于氣候變暖導致池塘水里藍藻細菌的大量繁殖,藍藻毒素毒性增強。由此可見,為保護某些特定物種開展的圍欄措施,但對其他物種產生嚴重的阻隔和傷害,威脅當地的生物多樣性。 

        生物多樣性對于全球可持續發展、糧食安全、棲息地保障、和遏制病毒蔓延和傳播至關重要。遏制并防止生物多樣性喪失是聯合國《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》可持續發展目標第15(陸地生命)的焦點。因此,重新審視和評估遍布世界各地的圍欄工程迫在眉睫,需采取預防調整措施,降低其潛在風險。 

        綜上,作者提倡鼓勵重新開放跨國界的野生動物遷徙通道,并根據具體情況,對計劃建設和正在建設的圍欄做出必要的科學評估。在不可避免的情況下,臨時性圍欄或可穿透圍欄或許是一種有用工具,可能所有類型圍欄的建設都需要,也應該考慮將其對生物多樣性的長期影響作為先決條件。 

        我所生態系統格局與過程團隊孫建研究員和梁爾源研究員,聯合冰島農業大學環境與森林科學學院大學、丹麥奧爾胡斯大學農業生態學系、中國科學院成都生物研究所,以及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等單位研究人員,針對上述科學問題及解決方案,于20211015日以Letter形式在線發表題為Fences undermine biodiversity targetsScience(《科學》)上。孫建研究員為第一和通訊作者。該成果獲得第二次青藏高原綜合科學考察研究專項2019QZKK0405)資助。     

        原文信息Jian Sun, Eryuan Liang, Isabel C. Barrio, Ji Chen, Jinniu Wang, Bojie Fu. Fences undermine biodiversity targets. Science , 2021, 10.1126/science.abm3642 

        論文鏈接:https://doi.org/10.1126/science.abm3642
      玩彩网